一位叶吹的来信

@小茜的屯粮仓库  (叶修告白信电子版备份……手写的我进场掏掏掉了……)

叶修:
你好。
不知道打开这封信的你退役生活过得怎么样呢?如果这阵子你过得洒脱而愉悦,希望这封信能带来的是锦上添花;如果这阵子你觉得生活偶有压力的话,那希望起码在阅读这封信的时间里能让你感到轻松一些。
哦,忘了自我介绍了是吧,不过这也不重要啦,想也知道就是你的粉丝嘛,反正对我这样一位小粉丝而言,这封信能让你拆开结下这一信之缘,也就足够了。相信对叶修你来说“写信的人是谁”更是远没有你一心所追求的东西重要,我不愿留下太多的痕迹,唯一期待不过能在这封信的阅读时间里能与你有所交流(单方面的文字也是交流,不许反驳)。
五年前的冬天,我抱着大部头挑灯夜战到一半,不过想玩手机放松休息一下,就刷到了你的视频,那时候的你还叫叶秋。视频画质不太好,好几年前的旧视频,不是联盟比赛的视频录像,是你更早的时候和别人在荣耀斗技场pk被路人录下来的。那时候我还是个荣耀给力小白,一开始对弹幕里大家时不时咋咋呼呼蹦跶出的招式名全无概念,但刷弹幕的粉丝们太了,全部看下来虽然还有些懵懵懂懂,但是我想的更多的是:“这个叫‘一叶之秋’的战绩可真辉煌,荣耀看起来还挺好玩的。”后来六月考试结束,我第一件事就是去报刊亭买了一张荣耀账号卡,不过不好意思,不是战法的卡,我玩的是牧师,毕竟当年还是“战法多如狗,下本组不走”的时代,奶妈可比战法吃香多了。
玩荣耀的头三年,你还顶着“叶秋”的名字在联盟里追逐冠军,你的操作依旧犀利,但嘉世成绩却逐年下滑,身为粉丝的我们并不太了解战队发生了什么,但请你相信,就算是战队颓势、你的第一次退役,甚至后来你带着兴欣和嘉世在挑战赛打擂台,一直那么一撮人以自己微小的力量支持着那个一开始的叶秋、后来的叶修,因为你对荣耀的一腔热情、一心赤诚让我们相信:“叶神怎么可能抱有那么无聊的想法,人的时间打荣耀都不够。”
叶神你退役那两年,正好是我赴澳洲留学两年。一开始过去也才刚开始接触国外的荣耀圈,那时候曾经属英联邦的几个国家有举办小型的联赛,规模虽小,但也算是荣耀最早有跨国交流赛的时候了,也让当时的我由衷地期盼荣耀世界联赛的出现,期待着一叶之秋大杀四方的模样。三年,也没多久,真的实现了这个曾经的愿景,虽然大杀四方的是国家队,而身为领队的你只来得及在最后的表演赛拿着君莫笑留下各大媒体赞誉的“第一届世界杯最经典对决”,不过身为粉丝,表示自己终于能对澳洲的小伙伴丢下一句“你们对力量一无所知”这样装逼的话啦,哈哈哈,谢谢叶领队帮助达成我这一成就。
跑题了跑题了,说道澳洲其实更想说的是另一件事。那时候刚好是挑战赛决赛前后,我不仅因为身在澳洲没办法去看现场,还因为课题需要被迫外出采风,连网上转播都只能捧着手机看。采风完毕回去的路线是要走堪培拉到悉尼一段,走那段路的时候好巧不巧,是你们兴欣时隔多日才补上的新队首次新闻发布会。正当我专注地看着网络转播,开车的同伴突然非常兴奋地拍打我的肩让我往窗外看。
我看到,那茫茫的绿色草原,原本在远处应该颜色分明的天际线下,被一片波光粼粼的蓝隔开,草原的绿、天空的蓝中间仿佛在一夜间被隔开了一大段——可不就是一夜之间么!乔治湖时隔十年又回归了!同时,风送来远在大洋另一端平和的话语:“我回来了。”
如果说遇到十年一遇的“乔治湖一夜回归”奇观是我的幸运,那接触荣耀并认识叶修你,就是我生命中更大的奇迹。

啰啰嗦嗦这么多,终于把最想说的话给在最后说出来了,那么——

祝君生活美满、阖家幸福。
还有,荣耀再玩十年也不会腻。

佚名














后记:
其实这不能算是告白信吧……更应该叫做“一位叶吹的来信”。看书的时候觉得里面的叶修粉不够给力啊,要是真放到现实里面,嘉世,尤其是刘皓、陈夜辉这群对叶修进行过线下诋毁、线上阻挠的,分分钟要被叶粉炮轰死啊,所以说统统不合格wwwww
这封信就是以我认为的一个全职世界里比较合格的叶粉的口吻写的,私以为一个合格的叶粉最重要的一点就是要无条件理解叶修在关于荣耀上的作为,并为自己能粉叶神感到荣耀,照应信中写到一句:“以自己微小的力量支持着那个一开始的叶秋、后来的叶修”,可能这份力量传达不到叶修手上、叶修也不是会因为没有这点力量动摇的人,但是身为粉丝摆出来的姿态更多是要给叶黑看。
乔治湖是真的有这事,现在还算是未解的神秘现象之一。

不说太多了。
感谢阅读这篇文笔拙略的产出。
格林
2017年5月28日

评论